0311-Pulitzer Prize-01

展覽官方網站:http://www.mediasphere.com.tw/pulitzertw/
台北展期:2013.01.18-04.17     高雄展期:2013.04.24-07.07
時間:Mon-Fri 10:00-18:00  Sat-Sun 09:00-18:00 (高雄未定)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 中四B館
普立茲獎官方網站:http://www.pulitzer.org/

 

 

建議假日看展要提早入場,也不用太早,中午12點差不多啦!

人潮真的差很多~早去早好呀呀呀呀~

 

LINE

 

 

POINT「普立茲新聞獎的誕生-The Pulitzer Prize」

0311-Pulitzer Prize-00

普立茲獎(The Pulitzer Prize),又名普立茲新聞獎,是在1917年依據一位在美國報業具有相當影響力的匈牙利裔美國人約瑟夫普立茲(Joseph Pulitzer)的遺願而設立的獎項。在經過這些年越來越完備的評審機制,普立茲獎現已成為全球性的最高榮譽獎。

攝影記者是說故事的人,以ㄧ幀靜態的影像呈現重大歷史時刻,讓時間停止運行。過去贏得普立茲新聞攝影獎的攝影記者紀錄了無數歷史時刻,讓世人永難忘懷…  --From美國新聞博物館執行長 James C. Duff--

 

 

 

LINE

POINT「照片賞析」 

以下是幾張阿玻在看完展覽之後,印象特別深刻的照片...也Google了相關的背景故事,在此跟大家分享。(文字截取皆有附上網址,如有侵權,還請告知!將馬上修改!)

0311-Pulitzer Prize-02

1945 < OLD GLORY GOES UP ON MT.SURIBACHI >硫磺島之役-只拍升起來的那面旗, Joe Rosenthal

1945年2月23日,美聯社記者喬.羅森索(Joe Rosenthal)冒著日軍猛烈砲火登上太平洋硫磺島(Iwo Jima)已經4天,日軍火力毫不停歇。羅森索發現,他正在拍攝二次大戰最慘烈的戰役之一。終於,美軍攻下島上南端的折鉢山(Mt. Suribachi);這時任何勝利都足以使美軍狂喜,因此升起一面美國國旗。

在美軍商量要升旗時,羅森索辛苦的往山上爬;登頂後,得知陸戰隊打算換一面較大旗幟,好讓全島都可看到。他心裡盤算,「我想要拍下兩面旗幟,一面旗降下來,另一面升上去,但我沒辦法搞定,所以決定只拍升起來的那面旗。」羅森索開始安排攝影角度;陸戰隊在他四周走動,一位拍宣傳片的攝影師在附近做準備。突然間,「從我眼角我看到陸戰隊們正要把旗升起來,我把相機轉過去,拍下這個畫面」。

之後硫磺島之役又打了31天,死亡數字驚人,6821名美軍在此陣亡,包括照片中豎立旗幟的3名陸戰隊。但羅森索的照片永遠流傳,從海報到郵票,乃至豎立在阿靈頓國家公墓附近的美國陸戰隊戰爭紀念碑上的一座雕像。(節錄自:Clothic Magazine

 

 

0311-Pulitzer Prize-03

1968 <THE KISS OF LIFE>天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Rocco Morabito, Jacksonville Journal

線務員蘭達‧錢皮安觸了4160伏特的高壓電,由身繫的安全帶支撐著,倒吊於電桿。「我馬上拍了一張,」摩拉畢托說,「另一個線務員湯普森跑向電桿,我則回車打電話叫救護車。我再回到電桿時,湯普森正對錢皮安做口對口人工呼吸」。湯普森摟抱著遭電擊的錢皮安,有節奏地把空氣吹進他的肺部。 在下方,摩拉畢托連按快門,並且祈禱。

「我一直往後退,碰到一間屋子,沒法再退。我再拍了一張。」這張是後來獲獎的照片,但摩拉畢托只關心受傷的線務員。湯普森終於在桿上高聲向下大喊:「他開始呼吸了。」錢皮安活了下來。(節錄自:Deep Blue

 

 

0311-Pulitzer Prize-04

1973 <Vietnam War 1972>, Huynh Cong Ut(上)
1974 <Return of an American POW>心花怒放, Sal Veder(下)

(上)1972年6月8日,南越政府軍的轟炸機在執行對北越軍隊的轟炸任務時犯下了重大的錯誤,將炸彈投到了自己一方平民的村子裡。這起悲劇事件發生的時候,攝影師黃幼公正好駕車在國道一號線行駛,拍攝下了被炸村民們從碎夢中驚醒逃難的過程。在9歲的赤裸小女孩潘金福的臉上,佈滿了恐怖的表情。這張照片,因為充分表現了戰爭中的無辜犧牲者們而在世界各地廣為人知,它也是促使美國70年代反戰運動進一步深化的一個重要的原因。(節錄自:色影無忌

(下)1973年1月27日,越南戰爭停戰協議在巴黎簽署。作為協議的一項條款,2月12日開始交戰雙方互相釋放戰俘,共有566名美軍戰俘再次踏上祖國的土地。他們中的一名,美國空軍中校羅伯特斯塔姆在越南經歷了長達5年的戰俘生涯之後,3月18日乘飛機降落在故鄉加州特拉維斯空軍基地。這張照片表現的就是他和妻子以及四個孩子相聚時候那悲喜交加的瞬間。拍攝下這張照片的AP通訊社記者Veder回憶說,當時羅伯特中校的面上像岩石般堅硬的表情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像。(節錄自:色影無忌

阿玻內心:在展覽時,這兩張照片是擺在一起,聽完導覽的介紹詞,真有種說不出的諷刺...

 

 

0311-Pulitzer Prize-05

1977 <THE SOILING OF OLD GLORY>遭玷污的美國國旗, Stanley J. Forman, Boston Herald American

1977年新聞攝影獎的照片有個名字「遭玷污的美國國旗(THE SOILING OF OLD GLORY)」,當時美國政府頒訂一系列維護弱勢族群的法令,然而這系列法令並未徹底地改變社會中對有色人種的不平等結構,反倒引起了同為弱勢、貧窮者族群的其他白人和亞洲裔美國人的不平衡,並引發衝突,1976年4月6日,兩百位白人學生在波士頓市政府,抗議市府讓黑白學童同搭公車。

《波士頓美國前鋒報》攝影記者史坦利‧佛曼(Stanley Forman)前往現場,當天波士頓承包商協會的執行理事席爾多‧蘭斯馬克(Theodore Landsmark)正準備去市政府開會,抗議的白人學生然把他當成攻擊對象,其中一個學生發狂似地揮舞著一根掛著美國國旗的旗桿,對著他痛毆,佛曼拍到了星條旗張牙五爪的一面,諷刺地陳述美國當時種族之間深深的刻痕。(節錄自:Here and there

阿玻內心:種族之間有何歧視,該被歧視的,是你內心的醜陋和狹隘。

 

 

0311-Pulitzer Prize-06

1977 <Brutality in Bangkok>, Neal Ulevich

1977年10月6日,集結在泰國首都曼谷的塔馬薩特大學的左派學生與在大學周邊集結的右派勢力發生了暴力衝突。從兩派之間發生槍戰開始直到防暴警察們最終控制整個局勢為止,占據優勢的右派勢力對學生們進行了殘酷的攻擊,被打死,吊死,燒死的學生的屍體被拋棄路旁隨處可見,慘像令人不忍卒看,暴行令人發指。

在這起事件中左派學生們有幾十人死亡,數千人被逮捕,使得以學生們為主的改革勢力被徹底撲滅。同時,泰國軍方勢力乘此機會徹底掌握了國家的實權。自1973年開始由左派學生們發起倡導的泰國民主化改革進程從此被打上了終止符。(節錄自:色影無忌

阿玻內心:老實說,看到這張照片時,我的眉頭大概皺到已經可以鬥雞眼的地步。因為可怕的時不正要拿椅子砸頭的人,而是旁邊面帶微笑與興奮雀躍的圍觀群眾..

 

 

0311-Pulitzer Prize-07

1984 <Memorial Day> , Anthony Suau

每年5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天,是美國的陣亡將士追悼紀念日。《丹佛郵報》報社的Suau為了給報紙的頭版拍一幅照片,在這一天採訪了陣亡將士陵園。一個抱著墓碑低頭默默垂淚的女性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在遠處用長焦鏡頭拍下了這幅照片,並在得到照片中婦女的許可後,發表在報紙上。(節錄自:色影無忌

阿玻內心:從墓碑上,可以看見這位將士幾乎付出一生在戰場上,從二次大戰、寒戰、越戰都有參與...或許他滿身榮耀,但留下的是孤獨又傷心的家人。

 

 

0311-Pulitzer Prize-08

1988 <Firefighter Saves Child>, Ron Olshwanger

1988年12月30日,聖路易斯的一所公寓發生了火災,消防隊員亞當隆戈在大火中搶救出了一名2歲大的嬰兒帕特裡西亞皮特斯。當時皮特斯已經窒息昏迷了。在現場進行了人工呼吸緊急搶救之後,他馬上就被送到了兒童醫院進行急救,遺憾的是在搶救6天之後,還是沒能挽救會皮特斯的生命。

從搶救兒童的消防隊員隆戈那兒,Olshwanger了解到這棟建築物沒有安置火警預報器。抓住這個偶然的機會拍攝下了的這張照片的Olshwanger,希望通過這張照片對美國火警預報器的普及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節錄自:色影無忌

 

 

0311-Pulitzer Prize-09

1994 <Waiting Game for Sudanese Child>哭泣的蘇丹, Kevin Carter

一個虛弱瘦骨嶙峋的小女孩,而後面是一隻伺機而動的禿鷹,對於上面這幅作品,大家應該不感陌生,這是由南非攝影師Kevin Carter所拍下的畫面《哭泣的蘇丹》,並在2004年獲得普立茲新聞攝影獎的肯定,但在獲獎的同時,這幅作品引起輿論撻伐,為什麼不抱起女孩?難道拍照比救人重要?

雖然照片背後的故事是,Kevin Carter拍下照片後,馬上趕走禿鷹,並將身上的麵包與水給了女孩,而他選擇拍下這張照片的原因,是希望將蘇丹的現實環境透過影像傳達給全世界知曉,但是社會大眾仍是繼續抨擊他的作為,因而在得獎3個月後,Kevin Carter自殺身亡,當時他僅33歲。(節錄自:MOT/TIMES

阿玻內心:每種工作背後都有說不出的抉擇、矛盾和掙扎。對於Kevin Carter的自殺,我參不透究竟是好還是不好?或是他的死有帶給這件事情不一樣的觀感嗎?正因為這張照片全世界瞭解了蘇丹的情況!瞭解了他們的現實,所以開始有許多救援前往。很多事情一體兩面,不論是在網路上或是現實生活中,任何公開發言都應該思考後再說出口...因為那是公開場合啊...

 

 

0311-Pulitzer Prize-10

1996 <OKLAHOMA CITY BOMBING>奧克拉荷馬市炸彈攻擊案, Charles Porter IV

1996年4月19日,波特拍了一座彩色鑲嵌玻璃被震碎的教堂,救援工作人員正在協助受傷者。然後,「我瞥見有人朝我左眼角那邊跑來,我拿著照相機轉身,看到一名警察不知抱著什麼,在他交給消防員時,我按下快門。在消防員轉身時發現,原來是個小嬰兒。他抱著嬰兒看了幾秒鐘,我拍下了這個畫面」。 這起炸彈攻擊案奪走168人的生命,包括照片中1歲的Baylee Almon,並造成500多人受傷。(節錄自:Deep Blue

 

 

0311-Pulitzer Prize-11

2000 <COLUMBINE>那一幕永遠揮之不去, George Kochaniec, Jr. 

美國科羅拉多州利特敦靜謐祥和,這裡幾乎沒有新鮮事,一直到1999年4月20日那天。小喬治.柯契涅走進《洛磯山新聞報》(Rock辦公室的那一刻,就知道有事情發生。原來是科倫拜高中發生了校園槍擊事件,每一個人,現在連柯契涅,都火速動身。

柯契涅抵達現場,一個超現實的場景……孩子們鮮血淋漓……電視台記者大呼小叫……很駭人。那一幕永遠揮之不去。救護車、直升機和心如刀割的家長,亂成一團,他找到一個位置,遠離混亂,裝配長鏡頭。他看到一名學生潔西卡.哈樂黛著蒼天吶喊,連聲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他看到悲痛的學生緊緊相擁。「當時我們以為那不是真實的,直到我們看到血跡斑斑。」(節錄自:Deep Blue

 

 

0311-Pulitzer Prize-12

2009 <A Man on A Mission>身負重任的男人, Damon Winter

在雨中演講的歐巴馬,標題下得非常完美:A Man of A Mission! 

阿玻內心:當你全心將希望寄與在一個人身上時,請拜託也要給他同等值的時間...不然再有智慧、EQ再高,都無法達成你那沉重又貪心的願望。

 

 

0311-Pulitzer Prize-13

2012 <Attack in Kabul>我必須記錄這個小女孩的行動, Massoud Hossaini 

法新社(Agence France-Presse)攝影記者馬素德.侯賽尼(Massoud Hossaini)那天正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一處清真寺,拍攝大批穆斯林慶祝一個伊斯蘭教節日。一名自殺式炸彈攻擊客引爆自身,強烈的爆震波將侯賽尼撂倒在地。

侯賽尼左手流血,但他仍抓起相機,衝向爆炸地點。慘不忍睹的現場站著一個12歲小女孩塔蘭娜.阿卡巴利(Tarana Akbari),她身穿一件鮮綠色洋裝,顯然是為節日特地打扮。塔蘭娜在極度恐懼中放聲尖叫,腳邊躺著她7歲的弟弟修艾布(Shoaib)。那天是2011年12月6日,爆炸案有70人罹難,修艾布是其中之一。侯賽尼說:「我知道我必須記錄這個小女孩的行動,無論她接下來做什麼事,人們都將永遠記得這個綠衣小女孩。」

這張照片登上世界各地新聞媒體的頭版。侯賽尼哭了好幾天。 侯賽尼出生於阿富汗,但少小離家。他說:「這是阿富汗生活的真實面。這是一場真實的戰爭,一場沒有道理可言的戰爭,非常痛苦,非常暴力。人們看到這張照片,就會瞭解我們的處境。誰是這場戰爭的受害者?兒童、婦女、平民。」(節錄自:KAIAK

阿玻內心:我不能理解聖戰,也無法懂...還記得《天外飛來一隻豬》(When Pigs Have Wings, 2011)曾經描述出其中的矛盾,究竟有誰願意成為那個「自殺炸彈客」?這些人民何其無辜!

 

 

 

LINE

其餘部份攝影獎照片

 

 

LINE 

相信正常都是假日比較方便看展,加上好的展覽大家都想看!這次阿玻在中午12點左右抵達華山,整個觀展過程都非常流暢,雖然有時候會冷到打冷顫,(部份是因為冷氣,部份是因為看完之後,強大的內心壓力導致XD),大概花了1.5~2個小時看完。離開會場的時候…大概是下午2點左右,這才發現外面要進場的隊伍已經排得落落長啊!一樓的展區也全部擠滿了人,看著黑麻麻的一片,我真的非常慶幸自己比較早入場~如果可以,有導覽介紹也很棒喔!

由於這次普立茲展有多達多達151張展品(1940’~2010’),而且張張具有各自的故事內容,忍不住都會佇足,所以阿玻看完1940~1950’時,就已經踩了幾百萬顆檸檬了~搥。其實看完這個展覽內心有些沮喪、有些慶幸、也有些害怕。沮喪是看到照片中的人身處的情境,不論像是海地、阿富汗、非洲或是任何一個地方,人民都被迫處於無奈的痛苦...卻也慶幸自己可以誕生在一個比較好的地方,雖然大家都說台灣是鬼島,但就算是鬼島,也還是會覺得Lucky呀! 最後我深怕未來會陷入像照片中的情況...所以我決定不要等到事情發生了才悔不當初!不當「沉默的羔羊」,勇敢站出來,要回我們應該有的權益!

 

 

 

最後,說句跟展覽無關的Ending:我是人,我反核四!核四停止運轉,給我安全的家園!

 

 

「普立茲新聞攝影獎70年大展|The Pulitzer Prize」

展覽官方網站:http://www.mediasphere.com.tw/pulitzertw/
台北展期:2013.01.18-04.17     高雄展期:2013.04.24-07.07
時間:Mon-Fri 10:00-18:00  Sat-Sun 09:00-18:00 (高雄未定)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 中四B館
普立茲獎官方網站:http://www.pulitzer.or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阿玻的畫筆兒

阿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霸子
  • 每一張照片後面都有個故事
    好棒的展
  • 恩恩,我也覺得很不錯!!
    雖然看完心理壓力會有點大~但也算是提醒大家對現在的和平要多多珍惜阿!

    阿玻 於 2013/03/14 16:25 回覆

  • 大頭
  • 下次偷拍阿玻!我不信遇不到妳(推眼鏡+緊握簽名板)
  • 放輕鬆,別偷拍!我會很緊張!
    再說拿我的簽名沒有什麼用啦...XDDD

    阿玻 於 2013/03/14 16: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